新歌
摘要: 音乐当从犹八的手下赎出 阅读数2626 】 【返回
新歌

  喜欢音乐吗?
  音乐带给我们的安慰很奇妙,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能引发人类如此深广的情感,只能说是神的恩赐了。但圣经第一记载到音乐却不是在伊甸园里,而是该隐杀了亚伯、从神的面前被逐出去以后的事:
  那时人在地上漂泊、离开神的面已久,到处都满了罪恶,有一个孩子名叫犹八,他父亲暴戾成性、随意杀人,两个兄弟则一个放牛、一个打铁。在这样现实又残酷的环境里长大,犹八转而寄情音乐、弹琴吹箫,为那个受咒诅的世界吹出一个肥皂泡的梦。后来他与他的音乐都被洪水冲去了。圣经说他是“一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后世的音乐家们,果然或多或少地继承了他这美丽又虚空的悲剧性角色。
  从这个观点来看世界的音乐,的确够空的:有那块田园好过贝多芬的第六交响乐呢? 斑鸠啼应、溪水潺潺、没有工业污染、永远是春天;又有那一个女孩能胜过德布西的“棕发女郎”呢? 每见到她,总是美目盼盼、巧笑倩倩,既不闹脾气、也不显老.;而凡见过多瑙河的人都知道,它早就不蓝了。
  您或许要说,这种论调未免太挑剔一点吧? 艺术的美不本就贵在于捕捉瞬间的灵感、冻结升华的想像吗? 不错,“音乐美过实体”正是它的特色,这既是它可爱之处,也是它可悲的地方。像这样的音乐,它的音符是娇嫩的:琴艺不精不好听、汗流夹背不想听,票太贵了听不起、断了电听不成,遇见兵荒马乱就失传了。它所形容的实体,或是死的、或是必死的,只能靠人的想像勉强活着,我们纵使听十遍不腻、天天听必要腻了。
  难怪洪水以后一千年,人的音乐都不在圣经中被神纪念,直到摩西领以色列民过海的日子,他们回头看见埃及的兵马都淹死了,就大大敬畏神,在红海边歌唱说:" 我要向耶和华歌唱;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我的诗歌、也成了我的拯救。" (出十五1-3)  那一天以色列人发现了一件新事,就是除了向世界弹琴吹箫之外,人还可以“向神歌唱”,并且神就“是”我的诗歌。
  这一唱就唱到永恒里去了,我们在启示录中还听见它的回响(启十五3)。圣经把这样的歌,人因经历到神而有的音乐,称作“新歌,就是赞美我们神的话”(诗四十3)。
  我们是否真懂得这新歌的奥秘呢? 旧约的时候,当扫罗被恶魔扰乱,“大卫就拿琴用手而弹”,恶魔就逃走了 (撒上十六23)。显然他用手挥出的音符,比后来用弹弓甩出去、杀死巨人哥利亚的石子,力量要更早、更大。新约的时候,使徒们被囚在马其顿,“约在半夜,保罗各西拉祷告唱诗赞美神,众囚犯也侧耳而听,忽然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动摇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练也都松开。” (徒十六25-26)
  一百多年前马偕医生在台湾传道的时候,所带领的第一位信徒“阿华”就是受了圣诗感动而信主的,后来他带着阿华到基隆传道,站在庙阶上唱诗,立刻就吸引起了好些群众。但其中有些人认识阿华,就怒骂他与洋鬼子在一起。马阶请阿华传福音,阿华却害怕,低下头默然不语。马阶后来在传记中写到:“我即时唱起一首圣歌,这是一首苏格兰的古歌,这首歌曾屡次把坚忍不拔的精神灌注我的血液里,并赐下勇气给无数的基督徒。它的歌词是:我认救主、不怕羞惭;我敢为主作见证,称颂主十架奇妙恩典,一心恭敬跟随主。阿华为这首歌所感动,跟着我一同唱下去。之后,他抬起头、傲视愤怒的百姓,镇静而清楚地说:我是一个基督徒,信奉真神,我不崇拜老鼠也能毁坏的偶像。我毫不恐惧,我爱耶稣,他是我的朋友与救主。”这就是台湾本地第一位信徒所传的福音。
  像这样的音乐,就大大有别于前面所说世界的音乐,它的旋律或许简单、音符或许粗糙,可是我们天天唱、时时唱仍然受感动,因为它所形容的实体,要美过音符千万倍;不但美,而且是永活的,神的生命与能力能透过这些简单的音乐像江河一样的涌流出来。所以大卫才说:“歌唱的、跳舞的、都要说:我的泉源都在你里面(诗八十七7)。”这新歌也的确是奥秘的,不认识神的人在此只有静默无声,因为“除了从地上买来的,没有人能学这歌(启十四3)。”的确,许多人能背着良心去写政治歌曲,却没有一个不信主的人能写出感人的圣诗来。
  大卫深深认得这新歌的宝贵,所以摩西所受祭司的条例中,神虽然没有题到音乐的事,大卫却在圣殿中设立了音乐的祭司,成为以色列人的定例(代上六31起)。愿神的儿女们也都能明白,因着十字架的缘故,音乐当从犹八的手下赎出,归于基督的子孙。
     住在加维斯顿岛上的那几年,偶尔有机会到海边走走,听一波波的潮水冲上又空又长的沙滩,也听晚风送来海鸥尖锐的啼音,觉得神所造的声音实在美好,人的音乐真是多余。希奇的是,将来有一天神却宁愿用一个更大的响声把这一切都废去,为要得到人软弱的歌声。
  为什么? 因为诸天虽能述说他的荣耀,穹苍虽能传他的手段,却惟有人才能像大卫一样向神歌唱说:“耶和华我的力量啊,我爱你。”是的,我们今日的歌声虽然微弱、心灵虽然有限,却不要以这事为小,因为神看我们的歌声至为宝贵。不要羡慕、也不要让我们的儿女羡慕,那些提着贵重乐器、穿着细软衣裳,来往于皇宫殿堂的音乐家们。倒要羡慕、并有分于将来的音乐会,就是当号筒吹响、天使喊出“睡在尘埃的啊、要醒起歌唱”时(赛廿六19),那天上的音乐会。“像众水的声音、和大雷的声音,并且我所听见好像弹琴所弹的琴声。他们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歌,彷佛是新歌(启十四2-3)。”
  天上的金琴已经响起,愿神加我们恩惠,好让我们都配得过所蒙的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