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逾越节的故事
摘要: 他能开瞎子的眼,可是他只那样深深的看着我。阅读数2040 】 【返回
三个逾越节的故事

一、少年官
  事情过去好多天了,可是他那几句话就像生了根似地,依旧在我脑子里槌啊槌的。我听说他的作为也已经有三年了,那天他打这儿经过往耶路撒冷去,我终于鼓足勇气追到城外的路上,当我拦住他的时候,真有满腔迫切的期望,而此刻心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关于永生的把握,孰料他竟给那样的答案呢?我就跪在他脚前,可是他一说完话便好像有深渊隔开,他在那边,我在这边;他不劝我、不留我、也不拉我一把,只静静地对我说:“你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
  这可能吗?难道放弃我向来所经营的、来跟随他,就是做完全人的代价?那些跟着他的加利利人可也曾变卖了一切?看他们粗衣布鞋,恐怕本来也不过是群小老百姓,莫道我该把自己的命运和他们相联?若真是如此,为什么又把选择留下给我?宁愿他像罗马人拉夫一般把我架走算了。
  “你若愿意”天底下还有什么能比这几个字更叫人心碎呢?

  在这个世界上,所能把握的我都已经把握了,然而当我忧忧愁愁的离开、回头看见他们远去的背影时,我肯切地体认到,另有一个再也无法得知的命运,已经和我擦肩而过了。

二、老年官
  事情发生的太快了,我早知道要生乱子,只恨自己没有力量去救他,连话也不敢多说一句。
  本来住棚节的时候他们就要办他了,只是派去的人没敢抓。“你们也受了迷惑吗?”祭司长气呼呼地问那天空手回来的差役:“官长或是法利赛人,岂有信他的呢?”他们当然不知道,其实三年以前他上来守节的时候我就偷着去见过了。不错,我是个法利赛人,又是个官,我却信他,我也信他是从神那里来做师傅的。我本想隐忍不作声,但看他们如此无理,实在按捺不住,就为他辩护了一句,结果差点被人轰出去,“你也是出于加利利的吗?”他们说:“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没有出过先知!”从此以后我的话就更没份量了。
  孰料事情竟演变成这个地步呢?昨晚才像拿强盗一样把他捉来,今天就钉上了十字架。我活了这大把年纪,也没见过那么可怕的景象。先是合城的人都发疯似的喊着:“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连彼拉多都镇不住他们,等把他押上了城西的山,正中午的天,突然就黑了(逾越节黑天,这是什么样的兆头啊!),当他喊叫断气的时候,地就大大震动,连磐石都崩裂开来,我实在是害怕极了。很快又有谣言传来说,申初的时候,圣殿里的幔子由上到下裂成两半。唉!我们实在得罪神了,谁知道有什么样的灾会临到这百姓头上呢?
  “你是以色列人的先生,还不明白这些事吗?”三年前他问我的问题,又在心头响起。是的,我不明白,在他面前,我无知的像个孩子,我也不懂得为什么今天会发生这些事。那个晚上他所说的,三年来我不曾对人提起过,而此刻不知怎的,那些话又都活络地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似的:“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他的得永生。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难道他是指着自己说的吗?
  “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后几句话。他早看穿我的心,我也知道他的意思,可是我只能暗暗的做门徒;把自己的命运与他相连,那代价实在太大了。如今,光已经熄了,一切都太迟了,我还能来就他吗?
  我想,我还是该来的,活的时候我没能跟他,死了、我总可以葬他。就这么辨吧,叫家僮去把那些香料拿出来,我这就去。事到如今、我也老了,人还能拿我怎么样呢?

三、以马忤斯

复活的那天
我们正忧愁,他来与我们同行
“无知的人哪,你们的心,信的太迟钝了!”他说
走着走着,日头平西了
我们留他,他就住下
我们坐席,他就拿起饼来
祝谢、擘开了、递给我们
我们接过来,突然看见
那摊开的双手上
哦!有钉痕,有钉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