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多玛的黄昏
摘要: 罗得过着怎样的日子阅读数1521 】 【返回
所多玛的黄昏

  日落了,闷热一下午,到黄昏才起一点风,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城门口,十多年来,每到傍晚、当城内寻欢的喧哗高涨,这儿就是惟一能容我有片刻宁静的地方了。
  夕阳揉乱了天上的颜色,晚霞把远山的轮廓衬得格外峥嵘;住在山上的大伯此刻在做些什么呢?是数点安歇的羊群、还是清洗脸上的尘沙?帐蓬里的灯、该点上了吧?那种生活已经离开我好远了,居异地、住帐蓬,当年我跟着他,着实在迦南漂泊了不少地方啊!而他所寻求的神也的确祝福了我们,十年间再回到原地,我们的牛羊就装满了伯特利的山谷。
  不久牧人之间为了水草相争,大伯就对我说:“你我不可相争,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争,因为我们是骨肉。遍地不都在你眼前吗?请你离开我。”我想其实他早看出我厌倦了迁徒的生活,到该分手的时候了。他既然说“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我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东边的约旦河平原,此后渐行渐远,终于定居在所多玛。大伯仍留在山地。
  初下平原的时候很少想起大伯,平原比想像中还要富庶繁华,我积极地经营生活、建立家室,一切也都顺利,直到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争,才使我醒悟到平原的日子并不似表面宁静,而人心的贪婪往往比山地的艰苦更为可怕。一场混战下来,所多玛王败了,基大老玛的联军就把我们合城的人连家带眷都掳了去。我想这下子完了,那晓得正绝望的时候,大伯领了一批精兵分队连夜赶来,杀得基大老玛落荒而逃,我真不知他哪来这么大的能力。
  乱平之后,有神秘的麦基洗德王由撒冷出来为他祝福,听说这人是至高神的祭司。所多玛王也想用财物酬劳大伯,可是大伯很威严地说:“我已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起誓,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兰富足。”在场的没有人敢回一句话,那天他在我们的眼中,就看如神人一样。当时自己心中突然闪过一个意念:“从前离开他,会不会是个错?”
  回到家里所多玛王自然对我礼遇有加,城里的人也都怕我几分。也亏得有大伯相救这件事,不然像我这样与他们格格不入的人,十几年下来怕早被他们欺负死了,这儿的人可是邪恶得很!只是大伯的形像从此又走进了我的生栝,每当早晚眺望远山,眼前就浮起他筑坛、献祭、祈祷的背影。他真是个奇特的人哪!
  “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嗳!当初他让我先选,其实他早就选好了,他知道我所要的非他所要,我在找安定与财富,他在跟随神;我只顾着眼前,他却看见永远。从吾珥到哈兰、哈兰到迦南,贫困和害怕曾使我紧紧跟着他,没想到富足却令我离开。在城市住了十多年,才发现自己体内所流的,仍是牧羊人的血啊!或许每天我在这城门口所想要逃避的,不只是城里的喧哗而已吧。
  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呢?家已经在此生根,妻子显然很喜欢这儿的生活,两个女儿也订了亲、马上要嫁人了,难道我的“不满足”比她们的快乐更重要吗?她们不也是神托负我的责任吗?现在不比当年,那能拆了帐蓬、说走就走啊?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对大伯的回忆变成了思念、思念又变成了羡慕,当我察觉到自己在后悔的时候,已经后悔的太深、太迟了。
  咦,前面来了两个陌生人,这么晚了、他们会是谁呢?街上太危险,我得去请他们到家里过夜才好。
-----------------------------------------------------------------
"那两个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罗得正坐在所多玛门口,看见他们就起来迎接、脸伏于地下拜。"(创世记十九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