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见证人——一块磐石的自述
摘要: 雅各在我脚旁沉思,约瑟在我背上玩耍阅读数2126 】 【返回

沉默的见证人
            ——一块磐石的自述

前言
  对刚信主的人而言,要对旧约以色列的历史有个脉络性的燎解往往并不容易,一方面太枯操,另方面也太长,本文是假托示剑(就是新约的叙加)地方一块磐石的眼,也就是约书亚曾立为证的一根石柱,来看从旧约到新约所发生的事情,从以色列的兴衰至弥赛亚的来临,好让读者很快就对旧约的历史能有概念。
  圣经实在是一本很奇妙的书,不单是人物、历史,就算一石、一木后面也能看见神智慧的安排。磐石固然不会说话,但文中的每一个角色与典故,都是隐藏在圣经里的。有兴趣的弟兄姊妹可以对照创12,33,34,37;申11;书8,24;士8;王上13;代上6,7;代下11;约4等章圣经。

创世记
  我生在巴勒斯坦的山脉中,从我家向西眺望,是一条美丽狭长的山谷,这儿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岩石。我的个子并不算大,站起来约有两人高,因为躺在一片幽静的橡树林中,所以常有过路的旅客常在我身边休息。
  有一天,来了一家很特别的人在林子里支搭帐蓬,看他们长像不是附近来的,似乎走了很远的路。为首的一位老人约有七十来岁了,他的妻子长得非常好看,倒是一点也不显老。因为他们是牧羊的,又从遥远的大河东边来,人们就管他们叫“希伯来人”。老人的名字叫亚伯兰。
  在一个寒冷的清晨,天刚亮,亚伯兰就从帐蓬里出来,用石头筑了一座坛。我也曾看过住在这儿的迦南人筑坛,坛前总有些奇奇怪怪的木偶像,亚伯兰筑了坛,却没有像,他说是献给永生真神的,又说上帝已经应许把这块地赐给他的后裔,将来世上的万国都要因此而得福。我一点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这山谷中明明已经有别人住了,为什么却说是神赐给他的呢?何况,亚伯兰并没有儿子,已是个老人。不久之后他们就走了,我再也没见过亚伯兰,但我一直无法忘记他。

  近两个世纪过去了,有一天黄昏,天都暗了,忽然来了一大队人和牲畜,他们的口音像极了我的老友亚伯兰,我非常兴奋,巴不得等到天亮,好看看他们到底是谁。
  天终于亮了,可是这群人又多又杂,总有六、七十个,好在他们把附近的地买了下来,又在这儿挖了一口井,我才有足够的时间弄清楚:为首的是一位瘸腿老人,名叫雅各,他看上去比当年的亚伯兰还要老,非常憔悴,不太说话,常坐在树下沉思。他有二妻二妾和十一个儿子,儿子们并不听他的,只有最小的男孩约瑟常陪着他,是个可爱的小东西,每天爬到我背上玩,但是哥哥们都嫉妒他,因他得老父亲的宠。雅各的羊群很有意思,虽然肥壮,但没有一只是纯白的,除了黑绵羊,就尽是一些有花、有点、带杂纹的羊。
  虽然同是希伯来人,但我一直不确定雅各和亚伯兰到底有多少关系,直到一天清早,我看见雅各也从帐蓬里出来、用石头筑了一座坛,那坛的样式与亚伯兰当年所筑的简直一模一样,心中不禁一阵激动:他真是亚伯兰的后人。雅各还给坛取了个名字,叫它作“全能的神是以色列的神”。这样过了几年,有一天雅各神色紧张,带来好大一包东西来藏在橡树底下,就领着全家人和牲畜匆匆忙忙地走了,此后我再也没见过雅各和约瑟,但哥哥们偶尔还回来放羊,听他们的口气,好像是两个大儿子在示剑城里闯了杀人的祸,雅各怕人报负,所以搬到伯特利去了。

约书亚记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五百年过去了,除了我,此地没有人还记得亚伯兰和雅各的事,他们所筑的坛也早就湮没了。橡树们已长得又高又大,从老远就能看见它们。有一天,平静的山谷突然沸腾了起来,有许多南方的居民穿过这儿、没命似地向北逃,山谷里的人也跟着逃,在后面追杀他们的是.....我的天哪!竟是一群希伯来人!
  等到战事平息,一天早上所有的希伯来人都聚到我这儿来,他们的人数真多,我头一回见到亚伯兰时只有一家,第二回见到雅各家是一群,而现在呢,简直把整个山谷都站满了,少说也有几十万人。为首的老人名叫约书亚,大家都很敬畏他,他对人群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又说了一些很严厉的话,我这才把当年亚伯兰和雅各的事串了起来。
  原来亚伯兰离开我以后,神果真赐给他一个儿子,又为他改名为亚伯拉罕,就是多国之父的意思。雅各,就是以色列,是他的孙子。搬到伯特利以后约瑟那些不争气的哥哥竟然施诡计把他卖下埃及(可怜的小约瑟!),好在神眷顾他、拯救他,几年以后非但使他作了全埃及的宰相,而且在闹大饥荒的时候救了雅各和哥哥们的命(好一个不念旧仇的孩子)。
  不过约瑟死了以后,以色列人在法老的手下渐渐沦为奴隶,受了许多的苦,神藉着摩西(已经死了,但百姓依然很怕他)的手大行神迹奇事,把他们从埃及地救出来。可惜百姓不争气,又在旷野里犯罪,以致于兜了四十年的圈子,直到如今,才回到迦南地。
  话说完了,约书亚就叫了几个人把我扶起来,又交给我一个任务,要我站着做柱子,题醒以色列人不要背了今日和上帝所立的约;因为约书亚并不信任这些百姓,预言将来他们过了好日子,就一定会大大犯罪背叛神,就像那些从这儿被神赶出去的迦南人一样。
  我吗?一块不会说话的石头?谁能担保以色列人将来会记得我是干啥的?约书亚好像也并没有要在我肚皮上刻字的意思。不过话说回来,又还有谁比我更合适呢?亚伯拉罕曾在我身边休息,雅各曾在我脚旁沉思,约瑟曾在我背上玩耍。
  当他们扶我起来的时候,心中真是百感交集,好像又回到近七百年前亚伯兰筑坛的日子。“全能的神是以色列的神”,多么奇妙啊!最令我感动的就是他们把约瑟的棺从埃及带了上来,就葬在我原来所躺的橡树底下,听说这是他临终的遗命。这么多年了,真没想到他还记得我。

士师记
  好景不常,真的给约书亚说中了,他才死,以色列人就开始拜各样的偶像。山谷里的示剑城原是约书亚分给利未人住的,利未人是永生神的祭司,他们反而筑了一座很大的庙去拜可憎的巴力比利士。那城本该是“逃城”,施慈悲怜悯的地方,就是若有人无心误杀了人,逃到城里就能免死,但偏偏里面却住了一帮杀人流血的土匪。
  最过分的是,有一天他们竟然把土匪头子亚比米勒推到我前面来拥立为王,我身上没有字,他们或许忘了我站在这儿的意义,可是约瑟的墓就在旁边,难道他们不怕神吗?也许真是神刑罚他们,过了不久他们就自相残杀起来,亚比米勒屠城,把城墙也毁了,又用火烧死了一千个人。几天之后,轮到他自己,在隔山的提备斯城下给一个勇敢的妇人用磨石给砸碎了脑袋。

列王记与历代志
  那事以后,以色列人的情况并没有好转,争战和拜偶像的罪都没断过。当大卫和他儿子所罗门作王的时候,算是太平了一阵子,但所罗门一死,国家就分裂了。南方的国称为犹大国,首都在耶路撒冷,北方的国则称为以色列国,首都吗?嗳!他们又选上了这个山谷(后来才二迁到西边山头上的撒玛利亚),我真宁愿他们不这样做。以色列国的头一个王耶罗波安可真是个邪恶的人哪!他重修了示剑的城墙,为鬼魔设立祭司。为了怕人民回耶路撒冷去敬拜上帝,以致于自己的国不能长久,他竟然铸了两只金牛,对百姓说:“看哪!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
  当我逐渐倾倒、野生的蔓藤遮蔽我、也没有人再记得我的时候,我知道神的审判临近了,因为这些国民背弃了他们祖先亚伯拉罕的神,更配不上所蒙的圣召。悲惨的结局虽是我不忍见的,却终于来到了。亚述王的军队像洪水一般冲入了以色列国,把他们掳到大河东边为奴,又赶逐到世界各国去,好像被风吹散,正如当初约书亚所预言的。悲哉雅各的后裔!但我又能做什么呢?一切都太迟了。

两约之间
  如今这块地方已不再叫以色列了,有各样的民在此杂居,改名撒玛利亚。我听说亡国之后仍有余民回到耶路撒冷,但他们视这地为耻辱的标记,连经过都不肯,宁可绕路走,因此我也极少看见他们了。约瑟的墓早已荒芜,偶尔我还想起亚伯兰的故事,但总是令我心酸,就像一个一千九百年的伤痕,依然隐隐作痛,又像一个遥远的梦,是我宁愿忘记的。这些都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心已不再盼望另一个奇迹。可是每当这时候,总有一个微小的声音在我心里说:“人虽然失信,神仍旧是可信的。”

约翰福音
  在一个炎热的下什,远处来了一个人,他年纪虽轻,看来却十分憔悴,而且风尘仆仆,想必是走累了。我一看见他,就想起我的朋友亚伯拉罕。他来到树下的井旁,就坐着歇息。不一会儿,城里出来个妇人,看样子是来打水的。

  他开口对妇人说:“请你给我水喝。”妇人说:“你既是个犹太人,怎么向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要水喝呢?”他说:“你若知道神的恩赐和对你说给我水喝的是谁,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给了你活水。”妇人说:“先生,没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从那里得活水呢?我们的祖宗雅各将这井留给我们....难道你比他还大吗?”他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面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妇人说:“我知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要来,他来了、必将一切的事都靠诉我们。”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你们或许不相信磐石会哭,可是我真的哭了,不单是我,老橡树也哭了,雅各井也哭了,一千九百年的等待终于过去了。我对主说:“如今可以释放仆人安然去世,因为我的眼睛已看见你的救恩,就是你在万民前所预备的。是照亮外邦人的光,又是你民以色列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