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光宝气
摘要: 钻石有什么长处 阅读数1760 】 【返回

珠 光 宝 气

    西 风 东 渐 , 吹 到 人 的 外 面 , 也 吹 到 人 的 里 面 , 身 为

中 国 人 , 我 们 有 好 些 地 方 被 吹 乱 了 , 更 有 好 些 地 方 被 吹

忘 了 。 就 拿 服 饰 来 说 吧 , 今 天 中 式 的 打 扮 已 不 多 见 , 我

们 对 自 己 在 镜 子 里 的 形 态 印 像 , 也 必 然 是 衬 衫 领 带 , 而

不 再 是 长 袍 马 挂 。

    首 饰 呢 ? 在 衣 服 全 盘 西 化 的 趋 势 下 , 中 国 传 统 的 珠

宝 首 饰 其 实 也 经 历 了 一 场 革 命 , 只 是 我 们 较 少 注 意 到 它

罢 了 。 首 先 , 从 前 的 人 戴 首 饰 必 需 讲 究 配 称 身 份 , 首 饰

是 一 种 身 份 与 地 位 的 记 号 , 不 能 随 便 , 更 不 只 是 为 了 漂

亮 。 其 次 , 中 国 首 饰 往 往 是 离 不 开 衣 服 的 , 穿 戴 的 时 候

就 与 衣 服 连 成 一 套 , 因 此 用 许 多 各 样 颜 色 的 石 头 磨 平 了

镶 金 , 就 是 我 们 最 基 础 的 设 计 , 这 样 的 首 饰 才 能 从 衣 服 的

 底 色 上 显 出 来 , 如 果 一 颗 宝 石 是 透 明 的 、 没 有 什 么 颜 色

的 , 它 在 传 统 的 中 国 珠 宝 观 念 里 就 没 有 什 么 地 位 。

    西 方 的 习 尚 则 不 然 , 珠 宝 首 饰 就 是 为 了 炫 耀 , 没 有

那 么 多 身 份 上 的 讲 究 。 他 们 在 设 计 上 的 观 念 也 不 同 , 首

饰 是 一 件 离 开 衣 服 而 独 立 的 艺 术 品 。 欧 洲 人 皮 肤 白 , 他

们 的 衣 服 也 不 像 中 国 人 遮 手 遮 颈 , 所 以 皮 肤 的 颜 色 、 而

不 是 衣 服 的 颜 色 , 是 西 洋 首 饰 的 底 色 。 连 带 地 , 碉 琢 过

的 立 体 纯 色 宝 石 就 成 为 他 们 首 饰 的 基 础 。

    虽 然 服 饰 的 潮 流 常 常 在 变 , 但 几 十 年 来 西 风 压 倒 了

东 风 这 个 趋 向 是 很 明 显 的 。 在 一 切 西 洋 珠 宝 里 又 有 一 种

宝 石 是 无 可 争 议 的 冠 军 , 它 不 但 风 靡 了 中 国 , 也 风 靡 了

全 球 , 并 且 历 久 不 衰 , 各 样 传 统 的 珠 光 宝 气 在 它 面 前 都

要 黯 然 失 色 , 那 就 是 钻 石 。

    钻 石 能 在 首 饰 里 称 王 , 其 实 是 一 件 希 奇 事 , 从 出 身

看 , 它 并 不 特 别 , 既 不 是 什 么 贵 重 金 属 , 也 不 含 任 何 稀

有 成 分 , 它 就 是 碳 , 最 普 遍 的 一 种 化 学 元 素 。 从 才 华 看

, 它 更 是 差 人 一 等 , 琥 珀 带 褐 、 玛 瑙 透 红 , 最 好 的 钻 石

却 一 点 颜 色 都 没 有 。

    钻 石 到 底 有 什 么 长 处 呢 ? 它 的 长 处 原 是 它 的 短 处 。

碳 这 个 元 素 固 然 俯 拾 皆 是 , 钻 石 的 碳 却 是 炼 净 了 的 纯 碳

, 纯 一 不 杂 , 这 一 纯 , 就 使 得 最 卑 贱 的 碳 , 变 成 了 最 昂

价 的 宝 石 。 其 次 , 钻 石 既 然 没 有 颜 色 , 它 也 就 不 彰 显 自

己 的 颜 色 , 它 的 出 众 , 在 乎 接 受 巧 匠 的 琢 磨 。 原 来 一 块

没 有 被 琢 磨 过 的 钻 石 矿 , 是 不 受 人 注 意 的 , 它 必 需 经 过

标 、 劈 、 锯 、 磨 、 刻 这 五 道 痛 苦 的 手 续 , 从 矿 石 中 分 割 出

 来 , 先 被 磨 成 一 个 聚 光 的 圆 锥 体 , 再 从 这 个 圆 锥 体 上 刻

出 许 多 ( 不 是 一 、 两 个 , 而 是 五 十 八 个 ) 不 同 角 度 的 折

光 面 , 才 算 完 工 。 这 样 一 颗 琢 磨 好 的 钻 石 , 那 怕 是 在 个

黑 屋 子 里 , 只 要 沾 上 一 点 光 , 它 立 刻 就 灿 烂 生 辉 , 比 什

么 颜 色 都 好 看 , 其 它 的 宝 石 , 都 不 能 与 它 相 比 。

    钻 石 不 会 发 光 , 却 因 光 而 美 丽 , 朋 友 , 这 里 面 的 奥

妙 , 您 领 会 了 吗 ? 那 最 高 贵 的 , 原 是 最 平 常 的 ; 那 最 灿

烂 的 , 不 带 自 己 的 颜 色 ; 那 最 美 的 美 , 也 不 在 自 己 身 上

。 石 头 尚 且 如 此 , 何 况 人 呢 ? 只 是 谁 能 炼 净 我 们 的 灵 魂

? 谁 来 雕 琢 我 们 的 生 命 ? 我 们 又 要 反 射 谁 的 光 芒 ?

    人 如 果 在 这 三 个 问 题 上 寻 求 思 想 , 他 必 然 要 定 睛 在

耶 稣 的 十 字 架 上 。 请 读 读 圣 经 的 话 :

「 他 来 的 日 子 , 谁 能 当 得 起 呢 ? 他 显 现 的 时 候 , 谁 能 立

得 住 呢 ? 因 为 他 如 炼 金 之 人 的 火 , 如 漂 布 之 人 的 硷 。 他

必 坐 下 来 如 炼 净 银 子 的 … 熬 炼 他 们 像 金 银 一 样 。 」 ( 玛

拉 基 书 3 : 2 - 3 )

「 耶 稣 对 门 徒 说 : 若 有 人 要 跟 从 我 , 就 当 舍 己 , 背 起 他

的 十 字 架 , 来 跟 从 我 。 因 为 凡 要 救 自 己 生 命 的 , 必 丧 掉

生 命 , 凡 为 我 丧 掉 生 命 的 , 必 得 着 生 命 。 」 ( 马 太 1 6

: 2 4 - 2 5 )

「 耶 稣 又 对 众 人 说 : 我 是 世 界 的 光 , 跟 从 我 的 就 不 在 黑

暗 里 走 , 必 要 得 着 生 命 的 光 。 」 ( 约 翰 福 音 8 : 1 2 )

 

    人 受 造 , 本 不 是 为 了 要 我 们 追 求 外 在 美 , 也 不 是 为

了 要 我 们 蓄 养 所 谓 的 内 在 美 , 人 是 按 着 神 的 形 像 样 式 造

的 , 好 叫 我 们 传 射 神 的 美 , 就 像 钻 石 呈 现 光 的 美 一 样 。

这 不 是 一 套 好 听 的 说 词 , 更 不 是 一 个 作 梦 的 盼 望 , 这 条

真 实 的 道 路 由 祷 告 耶 稣 、 接 受 他 作 救 主 、 让 他 的 血 洗 净

我 们 的 罪 开 始 , 您 走 上 去 , 就 必 经 历 、 必 明 白 。

「 你 里 头 的 光 若 黑 暗 了 , 那 黑 暗 是 何 等 大 呢 ? 」 耶 稣 还

这 样 劝 我 们 。 钻 石 是 碳 , 巧 不 巧 , 神 造 人 的 身 体 也 用 了

不 少 这 个 化 学 元 素 。 看 看 钻 石 , 再 看 看 自 己 , 盼 您 能 有

所 领 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