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异乡
摘要: 中国人留在美国打天下阅读数2268 】 【返回
身在异乡

  中国人留在美国打天下,已经经有超过百年历史,最早的一批应该是来帮美国人筑铁路的华工,在被遣散之后,许多人就开起洗衣店和中餐馆来,他们所聚居之处也就成了最早的华埠。这些人主要是粤籍,他们不但把甜酸肉、春卷变成中国菜的正典,也使广东话成了美国的第一个普通话,所以直到今天美国人还把白菜叫“拔臭”、杂粹叫“敲不碎”、磨菇鸡片叫“摸狗该变”。他们虽是受歧视的外籍劳工,却用自己的辛勤走出一条窄路,在纽约、旧金山的老中国城里,也还不难寻见他们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痕迹。早期华埠里的中国人有自己的中国学校,孩子们几代下来还相当“中国”,都能说流利的粤语或台山话,是另一件不容易的事。
  此后虽有零星的中国留学生来,但是中国人移民的第二波要等到解放以后。那时台、港人大量涌入,不但为走下坡的老华埠注入新血,也把中国人的圈子更向外开展了一些,除了各行业的专材进入美国的主流社会,从商、从政的人也开始崭露头角。到了改革开放以后从大陆来的第三波人,就更是声浩势大了。此时所谓ABC圈子、就是在美国生长的华裔,也自成气候,他们虽然比父母亲更适应美国,可是仍喜欢聚在一起、另成一格。
  虽然外来的这几波中国人在背景上各自不同,身在异乡的心情与体会却相差不远,大致说来总不外有以下几项:
  1、与美国的疏离:开始时只知道学语文、并在专业上努力,后来才知道同样重要的是学社交、人际关系、经营管理,但是已经有点力不从心,感到这样争取同事、上司、下属的肯定是一件很累的事,上班就像演一台演不完的戏,愈是入戏就愈是孤独,何必呢?反正同事也习惯了我这“老中”,能保住饭碗就好了。
  2、与中国的距离:“有家归不得”是一件很切身的事,不是没有签证护照,而是你变成了华侨。刚出来的时候脉搏还随着中国跳,她反美你也反美,她输球你就跳脚。曾几何时你突然变成一个隔岸观火的人,不是因为不关心,而是你的观念和中国的舆论有了愈来愈远远的距离,你可以看见她,可是她听不见你、也不明白你。一个人可以在美国住了四十年还没有真正决定要留在美国,开始的时候只是想得点工作经验,后来是因为儿女教育,最后你打算等儿女都成人了,就提早退休回中国教书。每次回家就觉得中国变得好快,像列过站不停的火车,其实在变的或许不只是中国。
  3、与亲人的孤离:如果你的爱人也上班,你觉得他的工作妨碍了父母之责;如果不上班,你觉得他没有和你一同“长进”。你很内疚, 因为当小儿女需要照顾,爸妈都来帮忙;转眼之间父母老了病了,你却帮不上忙。你盼望儿女打入美国上层社会,可是他们一但变成小美国人,你又很生气。你每天外面穿西装、里头吃中餐;对别人说英语、对自己说中文。你觉得自己是最看得开的人,但别人都说你脾气大。总之全世界都不了解你,能安安静静把手上的中文报纸读完,就是你人生最大的享受。
  4、与上帝较力:严格地说,凡被隔离在孤寂中的人,没有真正的无神论者。你或是与他亲近、与他同行,或是和他较力、向他抗争。从前所不信的只是个观念,今天那个不信的观念,却日复一日在你心中成为一个真实的对象。你发现自己纵然说是不信,却常常向他抗议、对他生气。显然,我们可以离弃神,神却不离充我们;你并不觉得自己在寻求他,他却不断地在心里向你靠近。
  圣经说“他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神)和好”,身在异乡为异客,盼望天上的光能温暖您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