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声
摘要: 那受过痛苦的,必不再见幽暗阅读数1967 】 【返回
呼声
  唉!该怎么说呢?面对着你,瞬间心里的话全哽住了。不敢说我人生的的经历有你深且丰富,但你所感受的苦闷、孤寂、旁徨对我也并不陌生。因为像你一样,我也是一个人走在人生旅途上,从迷茫的过去迈向不可知的未来。可是“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脚引到平安的路上。”
  数年前,当我心灵正垂死时,有朋友对我说:“不要紧!迷失、寂寞是青年人的专利品。”我试着绞这句话,想从其中榨取出一滴的安慰,但是那安慰始终有如青烟难觅。你我都是在毫无投票权之下被放在这儿做客旅,然而生命本身并不担保我们一生一世福泰安康,反而步步惊魂、寸寸艰辛,有时更残酷地剥夺我们的快乐,剪短我们的笑声,这种待遇对作客旅的你我不能算是殷诚。
  古今中外多少哲理、宗教试着解释这个又那个,告诉我们如合又如何,但是纵使心中光明正大,行事为人也自觉合乎传统道德,我们内心深处的古井仍是干可见底,那一团密麻的空虚仍旧盘旋不去。生命既相赠以这么样一个礼物,你我又怎能在这旅途上踏着轻松的步伐、口哼山歌、心中处处有阳光呢?
  曾有这么一句话:If life gives you a lemon,make a lemonade out of it!乍听之下似乎像深山中确有宝藏,字句里隐含玄机,但仔细咀嚼之后,我还是再一次被丢进失望里。生命酸就是酸,加水加糖固然盖住了那难以忍受的酸,不过也只是尝起来不酸罢了,并不能改变那酸的本质,心中也仍能感受到它的侵蚀。偶尔,我们会不堪寂寞迷惘,把自己往喧哗里一扔,试着将一切的感觉活埋在噪音里。而当一串串笑声在耳际回转时,心底竟仍无回音,等回到现实里,镜前相望,尚会自嘲一番,叹声:“何苦呢?”
  你我都花了大半的青少年时光,织了一个绚丽的梦网,筑起了一座象牙塔,总认为万里晴空下一定有一方块是属于自己的园地--未曾怀疑过。然而,成长的代价往往是一阵暴风雨,吹毁了梦网,刮平了象牙塔。我们怎可能事先知道这些而有所防备呢?结果,迷失、孤独成了我们朝夕忠诚的伴友。
  记得我以前时时会告诉自己:“假若我是一片落叶,翩翩在秋风里潇洒,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可是当熟悉的童话近了又远去,时间的步伐催促了成长,我很惊讶地发觉,我完全失去了方向感。理想彷如断了线的风筝,而破碎的美梦成了心灵的重担。幽幽的时光如汨汨的流水,渐渐地冲刷走了我生存的信心、勇气,而堆积了一层又一层的空虚。春天里看见百花怒放,却闻不到花香。无论外面的景象如何,我的心湖依旧死沉:我卑视生命!很奇怪,我不急也不慌,更不挣扎,只是任空虚、死亡的气息如大海淹没我,我却说:“这才是清高!”
  神的应许是:“那受过痛苦的,必不再见幽暗”,且“住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们”。(以赛亚书9:1-2)是他--是他隔着罪的丛林,用爱的言语呼唤我,告诉我他是我的阳光、我的诗歌、我的满足、我的安息、更是我的救主。我的灵重新歌唱,生命里有了新光彩,不再迷失彷徨,更不再伤痛了!我如迷羊失散在夜暮里,听到牧羊人熟悉的呼叫声,就跟随他,他一步步引领我到青草地,到可安歇的水边。
  这世界对我来说仍像是一滩污水,不可爱也不迷人;人生对我来说仍是匆匆忙忙几十载的虚空,但是神的恩典让我看到更美的新天新地,而且他亲自住在我心中,与我同行。相信他,我就有了说不出来,却满有荣光的大喜乐;“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遇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有人曾说:“永恒就住在我家后院里,而我竟寻不着通往后院的路!”唉!多年曾被辗在空虚、绝望的巨轮下,正是因为不知道那通往后院的路“就是救主基督”;他是道路、真理、生命。你是否累了?回家吧!这是救主的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