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原版
摘要: 翻版全坏了,原版还在不在呢?阅读数1752 】 【返回
人的原版

  复制是神所设定最神奇的生命机能之一,小至一个单细胞、大到一条鲸鱼,都能在一定的时间内、照一定的程序,完成复制。这到底是怎么安排的?打哪儿起头的?有什么力量在促使它生养众多、而且代代相传不出差错?老实说,面对这个谜,我们所知道的太有限了。
  曾经有位客家藉的朋友笑话我,说我是个假河南人,因为据他的说法,今天的中原人只是五胡乱华时剩下的胡人或杂种,因为原住在中原的纯河南人,在当时全都逃到南方、成为客家族了。我虽然不服气他这个说法,但也提不出反驳的证据来。直到后来秦陵出土,我才扬眉吐气。因为其中挖出来的一个兵马俑,照片被刊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封面上,那人的长相神情,简直像极了我爹,这不就证实了我的中原血统吗?显然我家在秦始皇时代,就是他御林军里的一个小卒啊!
  我是我爹的翻版,我爹是我爷爷的翻版,我爷爷又是我祖先的翻版。中国人和欧洲人虽不一样,但曾经有一天,连他们也是一家子,因为纵使最笃信进化论的人,也不认为中国人是从黄猴子变的,欧洲人是从白猴子变的。
  照这样讲,既然我们都是头一个人的翻版,头一个人就该是我们众人的原版了。但那头一个人是真的原版么?不然,圣经有一个耐人寻味的说法,值得你我深思。
  在旧约圣经创世记第一章,记载了人的来历,“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这岂不是明说,连我们的老祖宗、那头一个人,也是个翻版、而不是原版吗?头一个人因犯罪而与神隔绝,我们又是他堕落之后的再版,一版不如一版,难怪虽然满地是人,却都成了一般黑的乌鸦。
  如果圣经所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们必定该问一个重要的问题:翻版全坏了、原版还在不在呢?对于我们这些荒腔走版的复制品,他关不关心呢?他是否愿意来帮帮忙,为我们输点血、换个心呢?
  “他在世界,世界也是藉着他造的,世界却不认识他。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这是圣经里的另一段话,记载在新约约翰福音一章。圣经明明地告诉我们,起初那“人的原版”,不但还在、他也来过了。这是一个何等惊人的消息啊!喜欢猜谜的人可以猜猜看,这里所说的“他”是谁?
  有人曾用“一杯甜酒”来形容耶稣:一个杯子里若是装满了甜酒,无论人怎么对待他,所洒出来的仍然是甜酒。耶稣到世上来的时候,人讥诮、人辱骂、人钉他十字架,他却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虽然他穿上了我们的血肉之体,也曾凡事受试探,可是他却没有犯罪。他的生命与父神的生命,没有一点间隔;天上的爱与能力,不止息地从他身上涌流出来。连死亡也不能拘禁他,他今天还在对我们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除非一个人事先打定了主意,把有关耶稣言行的圣经记录都当作胡扯,不然他读过圣经之后,必会得到这个结论:若真有所谓“人的原版”、而他也真到世上来过,那么他一定是耶稣了。
  他这样来又有何不可呢?我们这些走了样的翻版,岂不正需要看看,“人”这尊贵的名份,应该是什么样子吗?“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他来还不是为了要我们自惭,而是藉着信他的名,让我们成为神的儿女。所谓神的儿女,不也就是把我们重生为“神的形相、神的样式”么?这个变化今天发生在基督徒生命的深处,是别人从外边看不见的,到了复活的时候就要荣耀地彰显出来。
  朋友,达尔文说人的原版是猴子,圣经说人的原版是耶稣,请您仔细思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