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上第十一章
录音摘要:
阅读数4174  收听数124  下载数1585 收听 下载   【返回

历代志上第十一章讨论问题

一、家谱有什么意义?能否稍微比较一下圣经中几处重要家谱?历代志上的为什么又由亚当起算?历代志与平行的历史书相比有什么特色?

二、代上前十章有那些记录对你有所触动?代上十一章有什么重要性?

三、希伯仑到目前为止,在圣经哪些地方出现?希伯仑、耶路撒冷、锡安这三个地名在此首次同时出现,各有什么属灵含意?

四、这一章的以色列民有什么特色?他们的表现与从前哪一章圣经相似?又与哪一章圣经成为对比?

五、这些勇士与我们的关系为何?为什么那三个打水的勇士是最尊贵的?三个勇士最像新约中的谁?

历代志上第十一章答案:
一、家谱有什么意义?能否稍微比较一下圣经中几处重要家谱?历代志上的为什么又由亚当起算?历代志与平行的历史书相比有什么特色?
  家谱是圣灵回头数算人的一生、又记录神在历史中的作为。比如创世记四章的家谱数算该隐子孙的沦丧,他们生在世上的年岁就不蒙纪念。创五章则记载神如何借塞特的后裔引进方舟的救赎,他们在世的年数从生到死也就都蒙神数算,这就告诉我们他们都没有在审判中灭亡。马太和路加的福音家谱记载基督在旧约中的脉络,也代表那些人物在旧约历史中与神来往的记录总合,只记生不记死。历代志是洪水之后头一次把神在世上的作为用家谱的方式陈明,上述由亚当起算,显明神在以色列家的工作与洪水之前相连一致。下述到亡以色列亡国,我们就当得知这是我们的鉴戒。历代志这部记录有不少处与撒下或列王记重覆或对应,却更为精简,而且有许多负面事件就不再记载。圣灵这样再次挑选整理,可能是让我们更容易明白神在历史中正面的作为与心意。

二、代上前十章有那些记录对你有所触动?代上十一章有什么重要性?
  1) 一1-4:亚当子孙中只有塞特(代替)的后裔才被纪念,该隐的后裔都不见了。
  2) 约柜的家谱:
    a) 二19“ 阿苏巴死了,迦勒又娶以法她,生了户珥。户珥生乌利。乌利生比撒列。”这迦勒(不是与约书亚探地的那位),是犹大支派的族长,他的先祖就是创世记中的法勒斯、希斯仑。我们从马太福音耶稣家谱中熟知希斯仑的儿子拿顺系统由生出波阿斯直到大卫王,但很少人知道迦勒户珥比撒列这一个系统,这个系统的重要,在于:
    b) 出三十一2-3“ 看哪,犹大支派中,户珥的孙子,乌利的儿子比撒列,我已经题他的名召他。我也以我的灵充满了他,使他有智慧,有聪明,有知识,能作各样的工。”迦勒、户珥的后人比撒勒就是制造约柜的工头。
    c) 代上二50 “迦勒的子孙就是以法她的长子,户珥的儿子,记在下面,基列耶琳之祖朔巴,伯利恒之祖萨玛,...萨玛的子孙是伯利恒人。”到此我们就知原来基列耶琳、 伯利恒(又称以法他,迦勒的续弦是以法他,伯利恒人由她而生)都与迦勒、户珥系统有关,那些基列耶琳人曾在撒上(七1-2)的伯示麦事件后非常勇敢地把约柜扛去侍奉,很可能与约柜本为他们先祖所造有关。而伯利恒当然就是大卫的本乡、基督诞生之地。
  看到这里已经十分明白,这个代上中可读出的迦勒系统实在可说是约柜的家谱,约柜不但在旧约中预表基督,约柜的家谱竟也与基督的家谱平行。
  3) 二支派半的沦亡:第五章中看出河东的二支派半,曾在扫罗年间呼求神、倚赖神而蒙允得胜,又被称为大能的勇士与有名的族长。可是他们却是首先被掳的,因他们选择为妻子儿女家业留在河东,距离旧约中神作为的中心与先知的警戒都最远。
  4) 可拉的后裔:六31-38 让我们得知撒母耳原是可拉叛党的后人,因父母亲把他献回会幕里,使他们家利未人的职分不但得以恢复,并且救了以色列国。撒母耳的两个儿子虽不行父道,孙子却被成了在殿中守门歌唱的人。诗篇中也留下了他们的诗。这真是出于神怜悯的恩典作为,也值得我们深思。

三、希伯仑到目前为止,在圣经哪些地方出现?希伯仑、耶路撒冷、锡安这三个地名在此首次同时出现,各有什么属灵含意?
  希伯仑:seat of association, 结盟、同坐。
  创世记:希伯仑是神要亚伯拉罕举目观看应许之地、并与他立约后,亚伯拉罕筑坛的地方。当他住在此地时所发生的事包括:家中生养出精练的壮丁、与幔利弟兄们结盟、追赶敌人到旦、献祭给麦基洗德、起誓与所多玛王彻底分别等。可以说是他一生属灵生活最后居住的高处。雅各亦然,希伯仑是他回迦南地迁徙到最后的居所(三十五27),列祖也都葬在这里。
  约书亚记:迦勒向约书亚求希伯仑为业,十四13-15“于是约书亚为耶孚尼的儿子迦勒祝福,将希伯仑给他为业。所以希伯仑作了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儿子迦勒的产业,直到今日,因为他专心跟从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希伯仑从前名叫基列亚巴。亚巴是亚衲族中最尊大的人。于是国中太平,没有争战了。”迦勒求希伯仑为业时,年已八十五,这见证是约书亚那世代争战的代表。“耶和华照他所应许的使我存活这四十五年。其间以色列人在旷野行走。看哪,现今我八十五岁了,我还是强壮,像摩西打发我去的那天一样。无论是争战,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求你将耶和华那日应许我的这山地给我。那里有亚衲族人,并宽大坚固的城,你也曾听见了。或者耶和华照他所应许的与我同在,我就把他们赶出去。于是约书亚为耶孚尼的儿子迦勒祝福,将希伯仑给他为业。”
  撒下五与代上十一:“以色列众人聚集到希伯仑见大卫,说,我们原是你的骨肉。从前扫罗作王的时候,率领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华你的神也曾应许你说,你必牧养我的民以色列,作以色列的君。于是以色列的长老都来到希伯仑见大卫王。大卫在希伯仑耶和华面前与他们立约,他们就膏大卫作以色列的王,是照耶和华藉撒母耳所说的话。”
  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希伯仑代表旧约中人与神同行的高峰。但并不是神心意的结束。此后还有“大卫和以色列众人到了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最中心的重要性当然是圣殿、神立名之所在,从希伯仑作王到耶路撒冷作王,代表从“人与神同行”到“神与人同住”。但此章还出现了锡安,是大卫的保障、又是耶路撒冷的高处,表示神心的仍不以地上的耶路撒冷为足,将来诗篇与预言书中锡安(极少出现在历史书中)的重要性要远超过耶路撒冷,就显明神另有一个更高的心意在锡安,比如:
  “因为耶和华拣选了锡安,愿意当作自己的居所,说,这是我永远安息之所。”(诗一三二13-14 )
  “我已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了。受膏者说,我要传圣旨。耶和华曾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诗二6-7 )
  “但愿以色列的救恩从锡安而出。(诗十四7 )”
  “从全美的锡安中,神已经发光了。”(诗五十2 )
  “他爱锡安的门,胜于爱雅各一切的住处。”(诗八十七2 )
  “他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神。”(诗八十四7 )
  主骑驴进耶路撒冷也是以锡安王的身分进城的。
  所以在地上的耶路撒冷被弃之后,锡安代表新约、天上的耶路撒冷。如使徒们在书信中说:“这夏甲二字是指着亚拉伯的西乃山,与现在的耶路撒冷同类。因耶路撒冷和他的儿女都是为奴的。但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他是我们的母。”(加四25 )“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 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来十二22)
  大卫作王从希伯仑进入耶路撒冷,又以锡安为大卫的城,属灵的意义就是今天(代上十一章)要从个人与神同行的时代,进入神与他子民同住的时代,将来有一天又要由旧约时代,进入新约时代。

四、这一章的以色列民有什么特色?他们的表现与从前哪一章圣经相似?又与哪一章圣经成为对比?
  1) “以色列众人聚集到希伯仑见大卫说,我们原是你的骨肉。”:同心,不再是“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从士师到扫罗年间所有支派之间的怨仇也都化解。
  2) “从前扫罗作王的时候,率领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回到以色列近代历史中最欢乐的共同点,就是撒上十八“约拿单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性命,就与他结盟。...扫罗就立他作战士长,众百姓和扫罗的臣仆无不喜悦。大卫打死了那非利士人,同众人回来的时候,妇女们从以色列各城里出来,欢欢喜喜,打鼓击磬,歌唱跳舞....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以色列和犹大众人都爱大卫,因为他领他们出入。”
  3) “耶和华你的神也曾应许你说,你必牧养我的民以色列,作以色列的君。”:有共同的正确见识。他们大家都从神已经赐下的话中明白神的心意,不必另外商议、求问,神也不必另派先知来。
  4)  “于是以色列的长老都来到希伯仑见大卫王。大卫在希伯仑耶和华面前与他们立约,他们就膏大卫作以色列的王,是照耶和华藉撒母耳所说的话。”:神的话得到应得的尊重。神与王与众民,终于摆对了彼此的关系位置。也让我们看出先知撒母耳一生服事的宝贵价值。
  5) “大卫和以色列众人到了耶路撒冷”:顺服。当大家同心顺服主时,神就得以带领他的百姓继续向前。
  这章圣经最像士师记一章,当时百姓在约书亚死后,也是自发的、同心的尊主为大,按着主的旨意向前行。本章的反面对比是撒上八章,众民来要求立王、厌弃耶和华。

五、这些勇士与我们的关系为何?为什么那三个打水的勇士是最尊贵的?三个勇士最像新约中的谁?
  1) “以下记录跟随大卫勇士的首领”: 耶稣把跟从他的人比为“新郎和陪伴之人”(太九15)“大卫和跟从他的人”(太十二3)。所以这些人的记录,其实是给新约门徒做为榜样的。他们是因为跟随大卫才得以成为勇士。
  2) “就是奋勇帮助他得国”:他们活在争战之中,逼迫与争战使他们成为奋勇,他们心中的目的,是帮助大卫得国,不是为了自己。他们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将来更美的国,而不是扫罗的国。
  3) “照着耶和华吩咐以色列人的话”:又知道这样帮助大卫得国,乃是神藉撒母耳传给以色列人的旨意。
  4) “与以色列人一同立他作王的”:他们心中除了有神的话、大卫与国度之外,还有一件事就是“与以色列人一同”。国度的实际就是子民,得国就是与神同工得到百姓,服事主必需也是服事神的百姓。
  那三个勇士所做的事从争战与得国看来,其实是最无关紧要的事,甚至可以说是枉费的事。可是从“尽心尽意尽性尽力”看来,却是真正爱主人、为主人舍命的勇士。他们最像新约中在筵席上膏耶稣的马利亚,或是那把最后两个小钱都奉献的寡妇。除了对主人有那样舍命的爱,你还得真能“闯过非利士人的营盘,从伯利恒城门旁的井里打水,拿来奉给大卫。”勇士还必需三人同心,不能只有心却不敢闯、或是闯过了营盘却打不上水、或是在路上把水漏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