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上)
录音摘要: 使徒、蒙头、姊妹服侍诸问题
阅读数2404  收听数157  下载数2169 收听 下载   【返回

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讨论问题:
一、保罗为什么在此说头两节的话?这一个新的段落到什么地方结束?保罗所讲主题是什么?

二、保罗所提出头一个关系教会运作的基本问题是什么?他对这个问题有多么坚持?他的坚持是道理上的坚持还是职分上的坚持?其中的道理何在?

三、在这一段有关男女的讨论中,重点到底是什么(讲顺服还是讲蒙头)?决定这事有哪些考量因素?

四、保罗说“我称赞你们”和“我不称赞你们”的两件事各是什么?又从此要引出什么?教会和聚会这两个名词有区别吗?

五、保罗所责备这一个分门别类的事,可能是怎么回事?所提的解决建议是什么?

六、守主餐的“按这理”是何理?自己审查、分辨,所指为何?

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答案:

一、保罗为什么在此说头两节的话?这一个新的段落到什么地方结束?保罗所讲主题是什么?
第一节是对前面三章的总结。从八章至此回答祭偶像之物问题说起,讲到侍奉与见证的基本原则,凡事求别人的益处,为了叫别人同得福音的好处,宁可放下自己的自由、甚至使徒养生的权柄。保罗自己正是这样为众人做了榜样,因此他要求“你们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
第二节是鼓励他们继续坚守保罗所传给教会的教训,尤其是下面他所要说的话,主题包括了男女的次序、神在教会中的安排和聚会的规矩。从十一章起到十四40“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结束。

二、保罗所提出头一个关系教会运作的基本问题是什么?他对这个问题有多么坚持?他的坚持是道理上的坚持还是职分上的坚持?其中的道理何在?
在讲明神在教会中的安排与聚会的规矩之先,他的大前是“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他不是为了带动讨论,而是说“若有人想要辩驳,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神的众教会也是没有的”。换言之,他说了算。他之所以这样坚持,显然因为这是一件重要的事、容易出轨或不守规矩的事。这也印证了他从书信一开头以来就不断重申的要点,就是要信徒明白并接受他在神面前的职分(即或你不同意他的道理,也当因他的职分而顺服他)。因为这是“奉神旨意,蒙召作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在哥林多神的教会,就是在基督耶稣里成圣,蒙召作圣徒的,以及所有在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我们是与神同工的。你们是神所耕种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我照神所给我的恩,好像一个聪明的工头,立好了根基,有别人在上面建造。只是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
神起初是按自己的形像样式造男造女,我们得救之后,就应归回这个样式。主召我们去朝见他,也是在这样的样式里面。如果这个最基础的样式与目标上越轨、坏了规矩,在许多事上必然出问题。保罗在见主之先写信给提摩太,也再度重申神所要的男人如何、女人如何:“我为此奉派,作传道的,作使徒,作外邦人的师傅,教导他们相信,学习涉道。我说的是真话,并不是谎言。我愿男人无忿怒,无争论,(争论或作疑惑),举起圣洁的手,随处祷告。又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妆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妆饰。只要有善行。这才与自称是敬神的女人相宜。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的顺服。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他辖管男人,只要沉静。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提前二7-13)

三、在这一段有关男女的讨论中,重点到底是什么(讲顺服还是讲蒙头)?决定这事有哪些考量因素?
这里的重点是服权柄(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与服权柄的记号。蒙头为了服权柄(不是为了守律法)。他要我们考量的因素有:
1)坚守我所传给你们的:愿意你们凡事纪念我、得我的称赞。
2)祷告或讲道时:男人蒙头就是羞辱自己的头、女人不蒙头也是羞辱自己的头(基督是各人的头)。
3)女人剪发或剃发:等于蒙了头一样。
4)为天使的缘故:要有蒙头的记号做为服权柄的表象(可能也是指堕落的天使、免得她们再被试探,保罗并没有进一步解明)。
5)本性的审查:男人不当长发(女人本不当剃发或剪发),女人的长发却本是她的荣耀(因为服权柄所以把自己的荣耀遮盖)。
6)神众教会的规矩:不要辩驳、连“想”辩驳都不必。

四、保罗说“我称赞你们”和“我不称赞你们”的两件事各是什么?又从此要引出什么?教会和聚会这两个名词有区别吗?
我称赞你们:在教会的事上“凡事记念我又坚守我所传给你们的”。引出男女的次序与服权柄。
我不称赞你们:在聚会的时候显出许多问题。第一讲擘饼守主餐的聚会,要由此在后面几章引出神在教会中的安排与其他聚会的规矩。
教会是神儿女被建造的集合(如保罗说你们是神所耕种的田地、所建造的房屋),没有时间上的起点终点。聚会是神儿女聚在一块儿的时候,有时间上的起点终点。

五、保罗所责备这一个分门别类的事,可能是怎么回事?所提的解决建议是什么?
教会里的饭食与主餐可能没有分开(当主被卖的那一夜,本是在逾越节的筵席上就立了主餐的规矩),有一些有“经验”的人(比如说资格老的或出身高的)总是聚在一起吃喝,并不彼此等候,并且吃的时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饭,甚至这个肌饿,那个酒醉。保罗指责他们这是藐视神的教会,干犯主的身主的血,并不分辨是主的身体,既是这样,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
保罗的建议是把主餐与饭食分开(你们要吃喝,难道没有家么),守主餐时彼此等待、按理吃主的饼、喝主的杯,一同来纪念主。又要自己省查,免得自己取罪。

六、守主餐的“按这理”是何理?自己审查、分辨,所指为何?
这理其实就是“主餐的道理”,包括来历与意义:“我当日传给你们的,原是从主领受的,就是主耶稣被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祝谢了,就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舍的(舍有古卷作擘开)。你们应当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饭后,也照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逢喝的时候,要如此行,为的是记念我。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也就是说,主餐聚会时应使众人对此有一个共同的明白,知道我们所行是什么意义。
自己的审查分辨也与上同,我明白这主餐是什么意义吗?我与众肢体在一起守这主餐是否如同回到主被卖的那一夜呢?我们是否彼此相爱、彼此洗脚、彼此饶恕呢?是否一同警醒、守望等候主来呢?....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就不至于受审、被主惩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