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上第五章
录音摘要:
阅读数5104  收听数114  下载数1605 收听 下载   【返回


撒上五至七章讨论问题
这三章我们一共要分成三个重点来讨论,就是神与非利士人、神与以色列人、撒母耳的服事。每次讨论时请把相关问题照此顺序归类,用三周时间分开来讨论。

第一周:神与非利士人。
1) 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的先祖有什么渊源?他们为什么不在神所要灭的迦南七族之中?他们在士师记中出现那几次?你能否看见他们逐渐兴起成为以色列人的主要敌人?

2) 请把从四1到七13中所有关于非利士人的经文连贯起来,从事情原委、牵涉那些人物、地点、时间各方面做一个整理。

3) 这一次事件中,非利士人对以色列的神有了头一次的、第一手的直接认识,你认为其中有那些转折点?你以为他们学到了什么?漏失了什么?为什么漏失?

4) 除了出埃及时击打埃及人外,这又是头一次仔细记载神与外邦人来往的过程,其中有那些重要启示?那些预表?在今天或将来还适用吗?

5) 神对非利士人的处置算轻还算重?公义在哪里?恩典在哪里?

6) 从这几章的记述里,对非利士人的社会文化、人心思想(尤其是在与神有关的事上),你有哪些观察、哪些评价?

7) 七10非利士人怎会又敢来与以色列人争战?


撒上五至七章问题答案(第一周)
1) 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的先祖有什么渊源?他们为什么不在神所要灭的迦南七族之中?他们在士师记中出现那几次?你能否看见他们逐渐兴起成为以色列人的主要敌人?
  创廿一、廿六,亚伯拉罕以撒软弱之时,都是显在非利士人面前。他们又都曾与非利士人立了约,以致神不把非利士人列在七族之内,其实在后来的审判中与其余的邻国都要被罚(耶廿五)。士师记中基甸的敌人是米甸, 耶弗他是亚扪和非利士,到参孙时就是非利士(不过士师记的秩序不完全是时间先后之序)。

2) 请把从四1到七13中所有关于非利士人的经文连贯起来,从事情原委、牵涉那些人物、地点、时间各方面做一个整理。

3) 这一次事件中,非利士人对以色列的神有了头一次的、第一手的直接认识,你认为其中有那些转折点?你以为他们学到了什么?漏失了什么?为什么漏失?
  打仗、惧怕、掳回、遭灾、商议、求问、献礼、送回。
其中每一次转折他们都可能把握机会谦卑回转,每一次都因各样原因走偏而错过。根本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心省查自己、悔改、并照神的启示认识他。

4) 除了出埃及时击打埃及人外,这又是头一次仔细记载神与外邦人来往的过程,其中有那些重要启示?那些预表?在今天或将来还适用吗?
  非利士人不能只要约柜不要以色列民,神的同在与他在历史中所做的事是分不开的,不然你只是自己遭审。这几章的解释是诗篇七十八65“那时主像世人睡醒,像勇士饮酒呼喊。他就打退了他的敌人,叫他们永远蒙羞。”神容让约柜被掳,也是预表基督为我们的过犯而被交给人,他却败坏阴府的权势。今天人也不能只要上帝不要耶稣、或只要耶稣不要圣经。神也仍然是审判列国的主。

5) 神对非利士人的处置算轻还算重?公义在哪里?恩典在哪里?
  实在是算轻的,并没有照律法所订去击杀他们。这非利士人也不是第一次看见神的作为,然而神仍给他们机会,也没有在送回约柜的事上太为难他们(就照他们所献、所筹划的让约柜离开,没有再和他们过不去)。直到第七章他们再来攻击以色列人时才杀他们。

6) 从这几章的记述里,对非利士人的社会文化、人心思想(尤其是在与神有关的事上),你有哪些观察、哪些评价?
  他们应已一再“自己断定他们的磐石不如我们的磐石”(申三十二31),却不来投靠以色列的磐石,反而与以色列作对头。
  他们似乎也有一个盲目的族群意识,大夥儿一同说什么是什么。
  他们统管亚实突人,显然活在一个混杂的文化里。虽是以色列人的邻居,祖先也曾和以色列人立约,却从不真有心认识耶和华。

7) 七10非利士人怎会又敢来与以色列人争战?
  下一个世代又忘了上一代的教训,何况上一代并没有得到真教训。并且他们自己心虚害怕,他们占领了以色列人的城,以致以色列人一聚仕集,他们就以为是要来打仗。

 1、伯示麦人的事奉给我们很深刻的触动,他们照非利士人的方式,将母牛献上为祭说明他们对神认识不清,易受外邦影响,引申到我们现在的教会,教会常会受到世俗的方式、风俗的影响。
  这样说意思是好的,但非利士人送母牛是为拉车,不是为献祭。非利士人用带乳的母牛,是因照讲母牛可能会回头找小牛,如没有,表示有个更高的力量在掌管。除非圣经别处明言,不然不见得与他们的风俗有关。

 2、米斯巴在创31:49第一次出现,意思是说:“我们彼此离别以后,愿耶和华  在你我中间鉴察”这个地方有神在当中鉴察之意,代表审判。
你们说得很对。我忽略了。

3、我们认为基列耶琳的人可能得到神的指引,所以他们清楚神的心意,才敢将约柜放在他们那里,而亚比拿达家则更是神所喜悦的(您们的观点呢?)  
  “可能得到神特别的指引”这当然是可能的,但一般而言,无论是教导别人或是自己读经,这不是一个很理想的答案。圣经给我们线索,比如他们的先人确与约柜制作有关,又是犹大支派的人。这些线索里会有一些属灵意义的答案,但并不足以回答当时到底怎么回事,这时比较好的方式就是停在这里,别太用力想把它解释地更清楚。尤其是“可能得到神特别的指引”这一类想当然尔的猜测,我们总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