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上第十七章
录音摘要:
阅读数5018  收听数85  下载数1381 收听 下载   【返回

撒上十七章讨论问题:
一、迦特人在圣经其他处题过吗?你以为这个让以色列人害怕的巨人,会突然出现,对我们应有什么教训?

二、你觉得可能有那些原因使曾经奋勇的扫罗与约拿单不敢出战哥利亚?

三、哥利亚讨战时所讲的话,有那些重点?像圣经中其他地方谁的话?为什么以色列人听见这些话会害怕?大卫又如何回答他的话?他为何不怕?今天有哥利亚向我们讨战吗?所说的话如何类似?他向大卫所说的话又有何不同?

四、大卫在出战哥利亚之前一共要越过哪些拦阻或打扰?又如何预备?这些事反比今天服事主的人,如何了解?

五、“我来岂没有原故吗?”是一句骄傲的话吗?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回头看、神在大卫的身上是如何布局的?你怎么看自己所处的环境、所遭遇的事情?

六、试着揣摩一下扫罗这一段日子来的心情(他的遭遇,以及他对大卫的认识经过的前因后果),看见大卫从自请出战到杀了哥利亚,扫罗可能在想什么?最后为什么一再问大卫是谁的儿子?


撒上十七章讨论问题答案:

一、迦特人在圣经其他处题过吗?哥利亚到底是什么人?你以为这个让以色列人害怕的巨人,会突然出现,对我们应有什么教训?
  哥利亚自称为非利士人,只因他是迦特城的人,而迦特是被非利士人所统领的城。那原是属犹大支派的未得之地,其中仍有剩余的亚衲族人,约书亚时没有被灭尽(书十一21-22)。当年摩西派探子进去,令他们丧胆的,也正是这些亚衲族人: “我们在那里看见亚衲族人,就是伟人,他们是伟人的后裔,据我们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样,据他们看我们也是如此。”(民十三33) 代上廿章既称哥利亚和他的兄弟为伟人的儿子,我们有理由相信他更可能是残余的亚衲族人。
  亚衲族虽然没有名列迦南七国(申七1),摩西却用他们来代表当灭的迦南之民:“以色列阿,你当听。你今日要过约旦河,进去赶出比你强大的国民,得着广大坚固,高得顶天的城邑。那民是亚衲族的人,又大又高,是你所知道的。也曾听见有人指着他们说,谁能在亚衲族人面前站立得住呢,你今日当知道,耶和华你的神在你前面过去,如同烈火,要灭绝他们,将他们制伏在你面前。这样,你就要照耶和华所说的赶出他们,使他们速速灭亡。....乃是因这些国民的恶,耶和华你的神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又因耶和华要坚定他向你列祖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所应许的话。”(申九1-5)
  亚衲族人从前势力很大,在约旦河两岸都有领地,但神使以扫的后裔、甚至亚扪人的后裔(申二10-12;20-23)都将他们除灭了,以色列人却没有灭尽他们。后来八十五岁的迦勒起身争战,就把希伯仑(从前叫基列亚巴、是亚衲族中最尊大的)的亚衲族人赶了出去(书十四6-15)。剩下部分的亚衲族人显然在撒母耳记中被非利士人所制服,其中有残余的“伟人的儿子”住在迦特(代上廿4-8),包括哥利亚和他的兄弟。
  迦特,属于撒母耳时代非利士人所统管的五个城之一(撒上六18),这些城既是约书亚争战终了的未得之地(书十一22),也就成了下一波属灵争战的焦点。以利家在神面前干罪、约柜被掳,神先借此去败坏这些城(人虽然失败、神却一直向前 ),接着撒母耳在米斯巴祷告胜敌,就把它们从非利士人手下收回了(撒上七14)。但是等到扫罗作王的时候,迦特不但落回非利士人手中,连摩西时代那“伟人的儿子” 也复出,因此这时以色列的“惊惶、极其害怕”,其背后的原因绝不只面对巨人而已;而胜过哥利亚,也才代表神子民进迦南地的应许被成就。
  从灵界的渊源看来,哥利亚在此时出现,实在有其原因。当灭的亚衲族人没有灭尽,以色列人心中对他们的害怕也始终没有除去,尽管约柜亲自去败坏了尽利士人,撒母耳也收回了那城,但以色列若与所立的王一同松懈下来,使迦特再入非利士人的手,就会有一个比亚衲人更凶恶的哥利亚出来叫阵了。这一切正如同主耶稣所说:“ 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寻求安歇之处,却寻不着。于是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见里面空闲,打扫干净,修饰好了。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这邪恶的世代,也要如此。”(太十二38-45)
  今天也有许多哥利亚在向我们叫阵,比如科学,原是神彰显他创造智慧权能的知识,却成了人用来攻击圣经的工具,令许多基督徒都为之动摇,好像圣经不合科学是可耻的,其实我们看反了,不在乎圣经合不合今日科学,而是凡不合圣经的“科学”必被推翻。无论人怎样摇旗呐喊,你没有必要逃跑、去修正圣经,把创造说成渐进、六天说成几千万年、大洪水变成小淹水,这样做的人必不亨通。要像大卫一样,立稳在神的话语上,认定了这些挑战者无论来势多么凶猛,都是神赐给我们的机会,要“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又使这众人知道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刀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他必将你们交在我们手里。” (撒上十七46-47)

二、你觉得可能有那些原因使曾经奋勇的扫罗与约拿单不敢出战哥利亚?
  神的灵已离开扫罗。撒母耳又明言“今日耶和华使以色列国与你断绝”(十五28),使他们不再有信心。

三、哥利亚讨战时所讲的话,有那些重点?像圣经中其他地方谁的话?为什么以色列人听见这些话会害怕?大卫又如何回答他的话?他为何不怕?今天有哥利亚向我们讨战吗?所说的话如何类似?他向大卫所说的话又有何不同?
  哥利亚的特色:身高与装备惊人,还有一个拿盾牌的人在他前头走。但你看不见他的脸,其实也没有看见他在战场上是否身手灵活。
  哥利亚的威胁:说话与摆阵。以色列人听见就惊惶极其害怕,看见那人就逃跑。
  哥利亚的问题:“你们出来摆列队伍做什么呢?”他把怀疑送给你、他要你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如同蛇使夏娃怀疑、注意自己。
  哥利亚的谎言:“我不是非利士人吗?你们不是扫罗的仆人吗?”他是迦特人、伟人(可能是亚衲族人)的后裔更甚于是非利士人,而以色列人是神的子民也更甚于是扫罗的仆人。但他要把他的看法与你的看法统一起来,如同“据我们看自己,就如蚱蜢一样,据他们看我们也是如此。”(民十三33) 。
  哥利亚的建议:“可以从你们中间拣选一人使他下到我这里来。”如同魔鬼对主的试探“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饼、可以跳下去”,完全来自于空洞的理论推演 (逻辑上好像是对的、实际上却是荒谬的),但它要使人下到他的层面上来看问题、好像想不出别的办法。
  哥利亚的承诺:“我若胜了他将他杀死,你们就做我们的仆人服事我们。”承诺让我们看出这场战争的真正意义,不是刀剑胜负,而是在于“做谁的仆人、服事谁”。如同当年法老不容以色列人去事奉神,也如同魔鬼对耶稣试探的焦点:你若俯伏拜(事奉的同义字)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让人注意自已、向人提出建议、至终是要你事奉(俯服拜我)他。以色人耳中只听见哥利亚的话、没有神的话,所以害怕。这些他在大卫面前行不通,就自比为狗、想激动大卫的肉体。大卫的回答则专心注目于神。这些对话与马太四章有许多平行之处。

四、大卫在出战哥利亚之前一共要越过哪些拦阻或打扰?又如何预备?这些事反比今天服事主的人,如何了解?
见空营(20-22)不回家草草交差、见逃兵不与他们同夥、不与不同心的兄弟以利押纠缠计较、不勉强穿戴扫罗的盔甲。

五、“我来岂没有原故吗?”是一句骄傲的话吗?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回头看、神在大卫的身上是如何布局的?你怎么看自己所处的环境、所遭遇的事情?
头一次放羊为父所召受膏,这一次放羊又为父所差正遇哥利亚。从受膏、救羊、驱魔至今,都有耶和华同在(37),杀哥利亚只是信心上的顺理成章。这不单是大卫信心的“趁时而作”,也是神一步步把他显明在以色列人面前,是扫罗万万想不到、也拦阻不成的。

六、试着揣摩一下扫罗这一段日子来的心情(他的遭遇,以及他对大卫的认识经过的前因后果),看见大卫从自请出战到杀了哥利亚,扫罗可能在想什么?最后为什么一再问大卫是谁的儿子?
神的灵已离开我、臣仆都看出神派恶魔来扰乱我、还好有个可爱的少年人来弹琴(他的音乐让我暂时舒畅、但我从未多注意他是谁)、神离了我偏又遇上哥利亚(也使我在以色列人面前丢尽面子)、什么?我喜爱的少年人敢去打仗?(别人以为可笑、经验却使我知道这事可能与神有关)、真上阵、真杀了哥利亚?押尼珥啊、这人到底是谁?到下一章扫罗才惊觉,这正是神安排在他身边要取代他作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