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上第二十四章
录音摘要:
阅读数4652  收听数82  下载数1510 收听 下载   【返回

撒上廿四章讨论问题
一、从头三节与扫罗有关的记载中,你有哪些感想?

二、跟随大卫的人在这章中有什么新的学习?大卫在带领他们时有什么值得效法之处?

三、许多人以为诗篇五十七是这时写的。如是,你从中有什么学习?

四、本章中大卫对扫罗所说的一席话,包含了那些要项?你的评价如何?

五、除诗篇外,圣经还有何处对这个时期间、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加以记载?有什么心得教训?

撒上廿四章答案
一、从头三节与扫罗有关的记载中,你有哪些感想?
  24:1 “扫罗追赶非利士人回来,有人告诉他说,大卫在隐基底的旷野。”扫罗作王至今,寻索大卫这件事己吞噬了他一切心思意念,成了他为王所剩下的主要作为,这自然也使百姓随着他而走迷了路,一个服事主的人在神面前心若偏于邪,会带进很大的危害。
  24:2 “扫罗就从以色列人中挑选三千精兵...”这是他一贯的作法,从前御敌的手段(十三1),现在用来逼迫神。在作工的方式上,跟随他的人都是他凭自己的标准先招募(十四52)再拣选,大卫却从不这样做,神自会打发人来投奔他。今天教会里从聘牧到征材的一切作为,到底像谁呢?
  24:3 “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里有洞,扫罗进去大解。”无论扫罗自以为预备得多好,神有法子使他的三千精兵都派不上用场。他又是圣经中最羞辱的一个榜样,从上次露体躺卧到这次进洞大解,扫罗预表基督徒尚未得赎、仍然败坏、与圣灵相争的肉体,应该十分清楚。

二、跟随大卫的人在这章中有什么新的学习?大卫在带领他们时有什么值得效法之处?
  24:4 “跟随的人对大卫说,耶和华曾应许你说,我要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时候到了。”像这样一个先从自己的需要出发,再看环境印证、就得出结论的说法,多么像我们今天绝大多数的基督徒啊。连大卫都被他说动了。可是4:5 “随后大卫心中自责,因为割下扫罗的衣襟。对跟随他的人说,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大卫真是个无时不活在耶和华面前的人,虽然落难在洞里、又突然遇见如此机会(杀了扫罗就立时解决了自己和跟随他的人一切窘迫),大卫却先注意把自己在神面前摆对了。
  神膏了大卫、应许大卫固然不错,可是神也膏了扫罗。大卫作王这事既然是神起始的,那么每一个环节也都必需完全出于神。我们也当谨守自己的心胜过一切,神给我们机会,有时为了要看我们的心内到底如何?“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主这样问彼得。他让你能医病,是否就是要你作大布道家呢?能讲道、就是建立一呼百应的大教会吗?能写诗歌、就该推广出版吗?今天流行的说法,是这样顺势发展才是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真的吗?说是供应、牧养主的羊,有没有可能同时也在为自己图谋大事、遮盖阴毒呢?
  大卫这人又是诚实、透明的,他这样说是因为他真的这样想,在神、在仇敌、在自己、在跟随的人面前,都是一样,他的心口之间是没有距离的。这是他令同工敬佩的一个重要素质。他绝不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

三、许多人以为诗篇五十七是这时写的。如是,你从中有什么学习?
  57:1 “神阿,求你怜悯我,怜悯我。因为我的心投靠你。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荫下,等到灾害过去。”仅管大卫在扫罗追逼的事上无过、有义,他进到神面前却总是倚靠神的怜悯。他的身体躲在洞里,心却投靠在神翅膀的荫下。“等”到灾害过去,是他基本的态度。
  57:2 “我要求告至高的神,就是为我成全诸事的神。”为我成全“诸事”的神,在每一个环结上,他的脚步都不愿快过神。
  57:3 “那要吞我的人辱骂我的时候,神从天上必施恩救我。也必向我发出慈爱和诚实。”在世为人不靠自己的聪明,乃靠神的恩惠和大能。应当是我们一生的准则。
  57:5 “神阿,愿你崇高,过于诸天。愿你的荣耀,高过全地。”大卫总不忘记,凡事的最终目标不在于我的得失顺逆,而是神被尊崇、神的荣耀得到彰显。
  57:6 “他们为我的脚设下网罗,压制我的心。他们在我面前挖了坑,自己反掉在其中。”这不正是扫罗带了三千兵、却不得不独自进洞大解吗?
  57:7-8 “神阿,我心坚定,我心坚定。我要唱诗,我要歌颂。我的灵阿,你当醒起,琴瑟阿,你们当醒起。我自己要极早醒起。”他的信心与赞美是认定了神、在神面前站稳了的结果。有别于今天流行“到神面前先开口赞美一类的教导,这种教导以为无论心内真实的体会(参第一节)如何,到神面前要先从嘴吧的赞美来提升自己的信心。
  57:9-11 “主阿,我要在万民中称谢你。在列邦中歌颂你。因为你的慈爱,高及诸天。你的诚实,达到穹苍。神阿,愿你崇高,过于诸天。愿你的荣耀,高过全地。”追兵、危险、窘迫、同僚的压力、洞穴的黑暗(真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没有一件事能局限大卫的眼界、或打扰他对神与神国的专注。最后三节这些话平常就在大卫的心里,患难时才会发出如此光芒,盖过一切环境的黑暗。三千年后我们读到,仍然耀眼。“举目向田观看”(约四35)“却从远处望见且欢喜迎接”(希十一13)真是我们今天平常就当有的操练。

四、本章中大卫对扫罗所说的一席话,包含了那些要项?你的评价如何?
  24:8 “随后大卫也起来,从洞里出去,呼叫扫罗说,我主,我王。扫罗回头观看,大卫就屈身,脸伏于地下拜。”他对扫罗职分上的尊重,并不因扫罗的罪而有所改变。
  24:9 “大卫对扫罗说,你为何听信人的谗言,说大卫想要害你呢。”他并没有直接问罪扫罗,而以“听信人的谗言”为扫罗留了面子。这当然也是事实,不过“你在做一件错事”是大卫的重点,不是“你为什么做这件错事(出于别人还是出于你自己?)”,但这样讲反更彰显了这件事情的错,借这话大卫使“你追杀我这件事是错的”不再有讨论的余地。
  24:10 “今日你亲眼看见在洞中,耶和华将你交在我手里。有人叫我杀你,我却爱惜你,说,我不敢伸手害我的主,因为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你虽然这样对我,我却没有以同样的恶行回报你,其实不但你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也是。并且我对你仍有一个爱惜的心。
  24:11“ 我父阿,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没有杀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没有恶意叛逆你。你虽然猎取我的命,我却没有得罪你。”“我父啊”这一个适时的称呼表明了自己对扫罗的心,衣襟是证据也是警告(上回我面对你说话,手里拿着歌利亚的头),让扫罗无话可答,“你虽然猎取我的命,我却没有得罪你。”是为扫罗下的结论(你不能期望他这个疯人能自己得出明白的结论来),也是这段话的中心信息。
  24:12 “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判断是非,在你身上为我伸冤,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我为你留面子、仍给你当得的恭敬,却并不表示我在这件事上不明是非。在神面前你可有祸了,而且这账是算在你头上的(“在你身上为我伸冤”)。此时大卫就不再题那进谗言的人了。
  24:13 “古人有句俗语说,恶事出于恶人。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这在神面前既是恶事,你是不是那恶人,自己心里应当有数,不过,我却不以恶报恶以致于与你同行恶事。
  24:14 “以色列王出来要寻找谁呢。追赶谁呢。不过追赶一条死狗,一个虼蚤就是了。”我盼望能题醒你,这事除了又错又恶,而且很难看,你这样做实在有失身分。
  24:15 “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施行审判,断定是非,并且鉴察,为我伸冤,救我脱离你的手。”你别忘了有一位站在我这边的、就是神。我对你的客气,也不表示我对你存丝毫妄想(“救我脱离你的手”)。你不是在追逼我而是在与神为敌。今天的事让我更对神满有信心,我并不怕你,你却应当害怕。
  大卫这番话在神与所有的人面前都可谓不亢不卑、无可增减,既非不是息事宁人也没有节外生枝,他作事说话的精明可见一般。这几句短短的话也令扫罗没有后路,只有俯首认错。

五、除诗篇外,圣经还有何处对这个时期间、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加以记载?有什么心得教训?
  撒下廿三、代上十一、十二。表面上看来大卫在吃亏,实际上神却在往前作工,借此苦难拣选预备了一批与大卫一同得国的人。大卫此时如果杀了扫罗,反而坏事。神的旨意与道路,实在是高过人的打算。人当时不见得能明白神在做什么、苦难为什么临到我,但是存敬畏的心、谦谦卑卑地与神同行,就能行在神的旨意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