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跑的路(一)
录音摘要: 基督徒一生应有的属灵经历
阅读数2878  收听数254  下载数1446 收听 下载   【返回

当跑的路(1

讲员:朱恩蒙

弟兄姊妹好,我是朱恩蒙!这是当跑的路这个专题头一个单元。

使徒保罗临终的时候,在提摩太后书里面,写下了这样几句非常出名的话,他说:“提后4:【6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 7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可以说每一个人都盼望,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也能够说,和保罗所说一样的话。

但是在美好仗,当跑的路和所信的道这三件事情当中,特别我们值得注意的就是“当跑的路”。为什么?因为这里头说,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对保罗来讲,基督徒的一生,被形容成一条路,这条路是神为你定好的,祂期望你在见主之前,这条路要跑完。但是这条路到底长个什么样子?在哪里呢?是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认识这条路?都在这条路上,而且都在跑那?这里所说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意思是说一个基督徒,当他离世的时候,就自动等于这条当跑的路跑完了吗?还是说有的人跑完了,有的人没有跑完,甚至根本还没开始跑。这个问题很严肃,非常重要,对不对?你可以说我们今天在安逸中过日子的弟兄姐妹,有一个极大的危机,就是不认识这条路,这个不认识,让我们没有力量、松懈、没有方向,但是这条路到底在那里呢?

在这第一个单元里,我们要看一个比较简明扼要的图画。那就是诗篇23篇,这篇诗可以说是圣经里最广为流传的一首诗,为什么大家这么喜欢他那?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一个信主的人,无论是刚信主,还是走到一生的尽头,都能够从这首诗里找到自己的影子,因为这首诗实在从某个角度来说那,就是在讲一个基督徒一生应该有的属灵经历,或者说神在每一个祂儿女身上,所定下来的所当跑的道路。我们从这首诗里面,可以相当清楚的看见,我们有没有在这条路上,我们走了多远,还剩多远。

第一节:1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你可以说这是这首诗全篇的宗旨,也可以说这是我们道路的开头。一个人活在世界上,无论他有多大的成就,无论他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坏人,直到他能够开始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之前,他的人生是白费的。但是怎么样的人才能够让神成为他的牧者呢?这里告诉我们,他必须是一个有缺乏的人,并且把自己的缺乏转向神,这样神就能成为他的牧者,他也开始走向这条属灵的道路。没有一个人是没有缺乏的,不要说死亡是缺乏,我们活在世上,空气、阳光、水少一样我们都不行,每时每刻我们都有缺乏,圣经告诉我们最大的缺乏是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人本来是按着神的形象、神的样式造的,如果拿这个标准来和今天的我们一比,那我们的缺乏实在太大了。但我们看见自己是这么可怜的时候,如果我们转向神,那我们就有福了。牧者和我之间会有什么样的故事那?

第二节:2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这是每一个诚心悔改、得救的人一听就懂的话,也再没有人能用更简单的、更美丽的字句来形容我们信主的感受。这里有两个风景:一个是青草地,一个是水边。我在这样美好的风景里面做什么呢?我又躺卧又安歇。我怎么会遇见这么好的风景呢?这个我不知道,我说不上来,我只知道他使我、他领我到这样的地方来,他是主动的,我是被动的,我来到这个地方,就像一个极度疲倦的人,把一切的重担都甩掉,躺在青草地上一样,不但躺着我简直就睡着了,因为祂让我觉得非常的放心,非常的平安。然后那?我要在这个地方躺一辈子吗?不!

第三节: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这个第三节和第二节对于一个没有经历过的人来说,他可能会觉得两节之间有矛盾,刚才不是躺卧安歇了吗?现在怎么又苏醒走路那?而且既然说来到的是青草地、水边,到了水边前面那有路给你走呢?但是我们不会提这样的问题,这些话对基督徒仍然一听就懂。不错~!外面看起来我们躺卧了、安歇了、休息了,但是里面另外有一种苏醒,圣经说是灵魂的苏醒,好像一个昏迷在罪恶过犯里的人,突然被叫醒来了,发现自己沉浸在世界罪恶这么多年,居然都不晓得,这下我有了一个新的开始,醒来的灵魂做什么呢?有一条义路要你走,这些的经历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和第二节一样,不是出于我自己,而是祂使我,祂引导我,祂仍然是主动的,我仍然是被动的,这是祂一定会带我走过的路程,水里面那里有路啊?水里面当然有路。从前以色列人出埃及,来到水边,要过红海,基督徒也是一样,我们借着水礼,借着受浸,把自己的旧人与基督同钉、同死、同埋。水里边真是有路的,受洗死每一个基督徒必走的道路。那也不是你的毕业证书,而是这条当跑的路的起点,这条路又有一个名字,就是义路,这个义字有很多很重要的意思在里面。

简单的说,我们从前是不义的,现在是义的;从前在神的面前是站立不住,不可能与祂同行的,现在呢?能够在祂面前站立的住了。之所以能够有这样一个地位赐给我们、这条路给我们走,又是因为祂自己的名,“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什么名啊?我想弟兄姊妹一下能够想到,耶稣从死里复活之后,得到什么呢?得到一个超乎万民之上的名。是因为耶稣的名,让我们能在神的面前站立的住,让我们能够向主祷告,与祂同行,让我们的罪得到赦免,过犯得到涂抹,也是因为这个名,能把法老的追兵,世界的势力,还有我们的旧人统统都埋葬在水里。好不好啊?真好!

可是你注意到没有,一直要到这个地步,我们对神的自己那位牧者才开始有一点真正的认识,而这个认识是从他的名开始认识的,前面我们的注意力往往集中在我们自己的体会,还有我们的环境上,青草地啊,溪水旁啊,像一头羊被带到水草丰盛之处,第一件事情不是回头给他的牧者说谢谢,问那个牧者说:“你是谁?为什么这样疼我,他只顾着吃草。”受浸就不太一样,我们受浸就是把自己归在父子圣灵的名底下,归在耶稣的名里面。我们像约翰福音的那个瞎子,开始问一些更重要的问题,“主啊,谁是神的儿子叫我信祂呢?”我们盼望更认识这位救主,这位神的儿子,我们也开始使用祂的名,不但祷告的时候是奉他的名祷告,在生活里面行事为人凡事都应该奉主的名。

从经历上讲,凡是真正重生得救受浸了的基督徒,应该在相当短的时间,跑了这段路,但是刚才说过这是这条路的开头,不是这条路的终点,你走到这里,更不能说我当跑的路跑尽了。我们若活在一个状态里,就是只认识青草地、溪水旁,碰到困难奉祂的名去求;难过了又回去躺卧安歇,这就不妥当了。不错我们里面永远是安息的,但是不要忘了往前走。

第四节的前半节: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首先我们应该会注意到,风景已经变了,不再是怡人的青草地,溪水旁,而是死荫的幽谷,一个人如果认为他信主受浸之后,就应该好事轮到他,坏事一概没份,那他太不认识神了。神不但是鉴察我们的神,更是熬炼我们的神。其实在开头的时候大卫已经就说了,“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基督徒不是因为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所以从一个有缺乏的人变成一个没有缺乏的人,所以我的缺乏统统不见了。我仍然是一个有缺乏的人,这个缺乏仍然在我的眼前,但是我却不至于缺乏。保罗说:“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人”,又说:“我什么时候软弱,我什么时候就刚强了”都是类似的意思。

受浸本身是死,是死荫的幽谷,那是基督的死覆避我,我们这一生,你可以说都在这条死荫的幽谷里,在这条路上我们一定会遇见百般的试炼,你要有心里准备才好。我们又应当知道,这个死荫的幽谷,有走完的时候,大卫不是说我走尽了死荫的幽谷,而是说我行过死荫的幽谷,你一定能从另外一头出来,不过呢,你的行,你的走,还有,也不怕遭害。你的不怕,你的有信心,知道神是信实的,祂必保守你,让你不遭害,因此你就不怕。有要请你注意,这两句话是诗篇23篇里面,最孤单的两句话,照着中文的翻译看,诗篇23篇一共有16个我,讲到大卫与神中间的种种,但是,每一次提到我的时候,主都在旁边,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对不对?只有这两句话“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这里头的我,是孤单的。但是与其说是孤单的我,不如说是一个信心的我,底下就接着一句话:

后半节: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因为这两个字,就告诉我们,这个同在不是明显的同在,而是隐藏在背后的同在,是别人看不出来,甚至,自己都看不清楚,你的凭着信心走下去的一段路途。但是一有这个经历之后啊,有一件事情,产生了极大的改变,那就是他对耶和华的称呼。在这死荫的幽谷之前那,大卫总是说:“祂使我,祂领我”,神对他来说是一个第三人称的神,死荫的幽谷之后那,“你与我,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祂再也不用第三人称来称呼主了,主对他来讲那,成了更亲近的第二人称,面对面的关系,除了神的名之外,他现在真实的认识了什么叫做神的同在,并且又认识了你的杖,你的竿,杖与杆这两个字,在圣经里面的界限不是很清楚,中文有时候把他换着译,杖可以译成杆,杆可以译成杖。比如说雅各那个时候,他说我从前是拿着这个杖过河,实际上应该翻译成我从前拿着这个杆过河。它们的区别到底在那里,我们或许我们说不清楚,但是我们晓得那是带领羊群的牧人,手里所拿的东西,代表能力,权柄,地位,也可以拿来做测量用,量度的杖,量度的杆,对于不信主的人来讲,当他读到圣经里面说,主要用铁杖管辖列国,打碎列国的时候,他可能觉得害怕,可是对我们来说,基督做王,那个思想太安慰我们了,那是我们得赎的日子,我们正真进入天堂安息的日子。在别人看起来,自己做自己的主多好啊,基督徒的生命要交给另外一个人来管辖,甚至有时候会有管教的杖落在他们身上,多么不舒服,不自在,但对我们而言,无论是主管教我们,或者量量我们长高了没有,都使我们觉得安慰,因为正是这个杖,这个杆让我们走在正路上,让我们成长,让我们见到祂的时候,不至于太羞愧。何况祂给我们一个盼望,要我们长大成人,让我们长成基督的身量。

第五节前半节: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这里又换了一副风景,从青草地,水边,死荫的幽谷,现在是我敌人,敌人这两个字,或许可以有一个更理想的翻译,就是我仇敌,因为我们虽然有仇敌,但是没有那一个人真正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所说的仇敌,是魔鬼、是世界、是罪、一切黑暗的权势,如果说死荫的幽谷是一个试炼,那这个敌人那,显然是征战了。为什么说这是一条当跑的路,你应该可以看见,他是一层一层往前面去的,当跑的路跑到一定地步,那美好的仗是不能不打的。这场仗要打的好,有一个很重要的诀窍,就是你留在你敌人的面前,别往后退,不要怕他,千万不要转背逃跑。因为这场仗,其实不是我们在打仗,我们的主已经得胜了,我们是在仇敌和世界面前宣告胜利,仗着十字架夸胜。彼前58-98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9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他,】雅各477故此,你们要顺服 神。务要抵挡魔鬼,魔鬼就必离开你们逃跑了。】当我们这样面对仇敌的时候,诗篇23篇说,我们就会经历到:你为我摆设宴席,在你的名,你的同在,你的杖,你的杆之外,我们还能够尝到他的筵席,大户人家请客,那个筵席的菜是一道一道来的,源源不绝,总饿不着你,他每上一道菜一定超过你的所求所想,从宾客中间就发出许多赞美的声音。在旧约代下20章记载着一次战役,摩押人,押门人一起来攻击犹大,约沙法王就带着他的百姓祷告主,他们的眼目单单仰望神,神叫他们摆阵,站稳了,设立歌唱的人,穿上圣洁的礼服,走在军前赞美耶和华,就打了一次极大的胜仗,今天我们应该也是这样。

后半节: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在旧约的时候,那些承接圣职的祭司会有圣膏油倒在他们的头上,这个膏油在新约里所代表的是圣灵的同在,圣灵的能力,这也是讲到我们的经历。诗篇23篇,让我们看见,圣灵的膏抹是出于神的,祂并不是一件你需要苦苦去哀求的事,若是我们走在这条义路上,经过了死荫的幽谷,经过了仇敌的征战,你会发现圣灵的恩膏,照着祂的应许在你的身上,不但膏了我的头,而且使我的福杯满溢,要从你这个人的生命中涌流出来,满溢出来。这不但是我们当跑的路,也是出于神,是神自己所做的工,做成在我们身上。

这句话里,有几个字,旁边打了几个小点,就是“福”,在中文圣经里,当你看见这样字的时候,需要知道,这就表示,那个字是翻译的人添加上去的,因为他们认为加了这个字会使这句话的意思更为清楚,把福这个字加在这里,固然没有错,可是往往会给我们一个偏差的印象。什么是基督徒那?就是神会使我的福杯满溢,这个福是神装在杯子里给我喝的。其实不然,如果你把这个加进去的福字拿掉,这句话变成:“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杯满溢”,祂是说到这个人在神的手里面,成了一个满溢的器皿,成了神圣膏油丰满流漏的管道,换句话说,人的一生到最后神有一个目的,他要把你制作成一个杯。神救我们不是要把一杯的福拿给我喝,而是要我成为那个承受福气,流通福气,满溢福气的杯,那个福气就是神的膏油,耶稣自己的生命借着我涌流出来,当然一个合用的杯子有一定的要求,不是在乎他的装饰,而是在乎他干不干净,有没有装别的东西。一个杯子总不是为了自己,它总是为了别人,为了他的主人,但反过来说,一个满溢的杯,它也绝对渴不着它自己。保罗提醒提摩太说:“劳力的农夫理得先得粮食”他又说:“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必做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这些都与诗篇23篇的话相合。

最后一节: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当人在神的手中成为贵重的,合用的器皿的时候,有一个很稀奇的现象出现了,本来是我随着神,现在呢?他的恩惠慈爱随着我,这并不是说仆人长大了,就可以自做主张,不照主人的意思行了,而是说仆人已经知道主人的意思,并且照着去行,照着去预备,他的恩惠,他的慈爱随着我是一个必然的现象。大卫写的也真好,前面从青草地,水边,死荫的幽谷,敌人的面前一直到我们成为一个杯,这是一幅简明的图画,要再详细的讲下去,那是怎么写也写不完的,他就用一生一世这几个字来代表,那无论是我们自己的体会也好,对神的认识或经历也好,他的名,他的同在,他的杖,他的杆,他的宴席,一直到他的油膏,也是说不完的,大卫就用“恩惠慈爱”四个字来包括一切,“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弟兄姊妹!这是多么贴切多么恰当的一句结论。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今天是祂带领我,引导我,祂和我同在,到有一天那,我要与祂,祂要与我同住,祂要永远做我的神,我要永远做他的子民。今天我们所经历的主,是一点一点,一层一层的,在耶和华的殿,天上的国度,新耶路撒冷里,无论是珍珠城门,宝石城墙,黄金街道,都完全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人世间有许多的路要走,但在我们一生一世之间,在这个暂时的世界里,有那一条路是可以直到永远的,除了这一条从水里走出来的义路之外,还有别的路吗?没有啊~!弟兄姊妹,这是我们当跑的路的终点,但愿我们这一生也能把这一条路跑尽了。